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4年8月4日  您是本文第 1823 位浏览者

中国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浦江支行杭州某贸易有限公司洪某洪某某浙江某纤维有限公司

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

  骆忠红律师

裁判要旨

1、公司名称地址变更后,公司未及时向原所辖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变更,并在公司名称、地址变更后未向所在地的公安机关办理公章备案审批手续,公司继续使用原有的公司名称和公司法人公章对外进行经营活动,该民事行为应当认定有效。

2、债权人依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主张实现担保债权的顺序的,应当从其约定。

案件索引

一审: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2012)金浦商初字第1402号(2013年3月22日)

二审: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金商终字第889号(2014年2月10日)

基本案情

原告(上诉人):中国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浦江支行

委托代理人:骆忠红   浙江振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杭州某贸易有限公司洪某洪某某浙江某纤维有限公司

一审认定的事实:

1、某贸易公司主体变更情况:浙江某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贸有限公司)于2011年6月28日公司股东变更为张某黄某,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某;2011年11月3日,该公司住所地由原浦江县镇迁往现杭州市西湖区,2012年2月7日,变更公司名称为杭州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某

2、主债务情况:1、2011年1月28日,工贸有限公司中国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浦江支行(以下简称某银行)签订《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该借款(1290万元)于2013年1月11日到期。2、2012年2月16日和21日,工贸有限公司分别与某银行签订两份《银行承兑协议》,扣除保证金后,垫款1190万元,汇票到期日为2012年5月16日。

3、担保情况:1、2011年1月24日,工贸有限公司某银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工贸有限公司名下位于浦江县房地产在1848.4万元最高额内为《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银行承兑协议》项下的借款和银行承兑汇票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2、2011年1月24日,洪某洪某某某银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两人为工贸有限公司在2011年1月24日至2013年1月23日期间在某银行处的债务在2500万元的最高额内承担连带责任保证。3、2012年2月16日,日月公司与某银行分别签订两份《保证合同》,为上述两份《银行承兑协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上述合同签订后,某银行依约向工贸有限公司发放了相应融资。工贸有限公司未归还借款及银行承兑汇票项下的垫付款,合同相应的保证人亦未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

某银行诉请:1、提前终止2012年签订的《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由某贸易公司归还借款本金1290万元及利息;2、提前终止两份《银行承兑协议》,由某贸易公司提前向某银行交付垫付款1190万元及利息;3、洪某洪某某某贸易公司的上述第1、2项诉讼请求项下的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4、日月公司对某贸易公司在第2项诉讼请求项下的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5、某银行某贸易公司提供抵押的位于浦江县房地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被告某贸易公司未作答辩。

被告洪某洪某某共同辩称:某银行诉称的《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和《银行承兑协议》均系某银行工贸有限公司之间签署,非与某贸易公司签订。工贸有限公司于2011年11月3日住所地由浦江迁往杭州,2012年2月7日更名为某贸易公司。两份《银行承兑协议》分别于2012年2月16日和2月21日签订及履行,《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的履行时间是2012年3月29日,故上述合同签订及履行时工贸有限公司已无民事行为能力,与之签订的合同无效。洪某洪某某作为上述合同的保证人,不承担保证责任。即使需要承担保证责任,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只需在2500万元最高额范围内,并应扣除某银行已主张的物的担保即浦江县房地产抵押和质押的510万保证金,不足部分再承担担保责任。

日月公司答辩称:与洪某洪某某的答辩意见相同,认为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请求驳回某银行对其的诉讼请求。

审判

浦江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1、某银行工贸有限公司签订的《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及某银行洪某洪某某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均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签订时主体、程序、内容均合法,均系有效合同,该合同项下的债务及相关担保人均应依约履行还款或担保责任,某贸易公司系原工贸有限公司合同义务的承续者,还款义务由承续者承担。故某银行部分诉请合理、合法,予以支持。

2、某银行工贸有限公司签订两份《银行承兑协议》时,工贸有限公司名称和法定代表人均已变更,签订合同时已无名为工贸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为张某的企业主体,据此签订的合同显属无效合同。关于《银行承兑协议》项下的担保人责任问题。依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八条之规定,本案洪某洪某某、日月公司对《银行承兑协议》项下的垫款承担三分之一的赔偿责任。

据此判决:1、由某贸易公司归还《小企业循环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1290万元及利息;2、由某贸易公司归还两份《银行承兑协议》项下的垫款1190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3、洪某洪某某对第1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清偿范围限于物的抵押即浦江县的房地产价值的不足部分);4、某银行工贸有限公司名下的位于浦江县房地产享有优先受偿权;5、洪某洪某某、日月公司对判决第二项共同承担债务人某贸易公司不能清偿部分三分之一的赔偿责任;6、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告某银行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除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外,另查明:落款时间为2012年2月16日和21日的两份《银行承兑协议》签订时,名为浙江某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某的企业仍在浦江县工商局登记在册。工贸有限公司申请更名为某贸易公司后,仍由原法定代表人张某工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及印章对外从事借款、缴纳税费、保险费等活动。某贸易公司的规范名称章未在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治安管理大队审批备案。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工贸有限公司申请更名为某贸易公司后,某贸易公司并未向所在地公安机关办理相关公章备案审批手续。据某银行提供的证据显示,其仍由更名前的法定代表人张某工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及公章对外从事借款、缴纳税费、保险费等经营活动。涉案两份《银行承兑协议》的签订虽在更名之后,但当时工贸有限公司在浦江县工商局尚处于登记在册状态,显示法定代表人仍为张某,且工贸有限公司变更为某贸易公司后,股东人数、占股比例均未改变,仅为公司名称及法定代表人变更,上述两份《银行承兑协议》所产生的权利也已由某贸易公司享有。综合上述情况,本院认为张某工贸有限公司名义与某银行签订的两份《银行承兑协议》应认定为有效,随之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其继受单位某贸易公司承担,各担保人亦应按约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依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一百七十八条之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而涉案的《最高额抵押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保证合同》均约定,某银行有权自行决定实现担保物权的顺序,另一方不得提出抗辩,故本案实现担保物权的顺序应由某银行自行确定。综上,某银行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遂判决:一、维持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2012)金浦商初字第1402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二、撤销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2012)金浦商初字第1402号民事判决第(三)、(四)、(五)、(六)项;三、洪某洪某某在人民币2500万元限额内对本判决第一项内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四、浙江某纤维有限公司对本判决第一项中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2012)金浦商初字第140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内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五、中国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浦江支行在人民币1848.4万元限额内对浙江某工贸有限公司名下的位于浙江省浦江县的房地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评析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有以下两点:一、公司名称、法定代表人变更后,原法定代表人持原公司的公章继续对外进行经营活动,该民事行为是否有效,保证人对该民事行为的担保应承担何种责任?二、在担保合同中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双方约定债权人自行决定实现担保物权的顺序,另一方不得提出抗辩的情况下,债权人实现担保债权的顺序如何确定?

1、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某银行上诉后,代理人在接受委托后针对争议焦点调取了以下四组证据提交法庭:一、工贸有限公司某银行的客户存款对账单七页,证明2012年2月7日以后,工贸有限公司账户、公章仍然在使用的事实。二、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于2013年7月25日出具的公章刻制查询证明(编号2-13021号)一份,证明某贸易公司的规范名称章未在该分局治安管理大队审批备案的事实。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出具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财产综合险(2009版)投保单》一份,证明工贸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2日以自己的名义为公司财产投保财产险的事实,从而进一步印证了2012年2月7日公司名称变更后,原工贸有限公司公章仍然在使用的事实。四、浙江省浦江县地方税务局出具的《纳税(费)证明》一份,证明2012年3月工贸有限公司仍然以自己的名义缴纳税款的事实。代理人认为依据代理人新提交的证据综合一审的其他证据可以认定 ,落款时间为2012年2月16日和21日的两份《银行承兑协议》签订时,名为浙江某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某的企业仍在浦江县工商局登记在册。工贸有限公司申请更名为某贸易公司后,仍由原法定代表人张某工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及印章对外从事借款、缴纳税费、保险费等活动。某贸易公司的规范名称章未在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治安管理大队审批备案等事实。根据以上事实,代理人认为张某工贸有限公司名义与某银行签订的两份《银行承兑协议》时虽然公司名称已发生变更,但因更名后公司未启用新章,且公司名称等事项变更并不等同于主体消灭,其仍然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故应认定为有效,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其继受单位某贸易公司承担,各担保人亦应按约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二审法院采纳了代理人的观点,支持了某银行的上诉理由。

2、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代理人认为是纯属法律适用问题。代理人在开庭时明确指出,在《最高额抵押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保证合同》中均约定某银行主债权存在物的担保,不论该物的担保是由债务人提供还是由第三人提供,某银行有权要求保证人先行承担担保责任,保证人承诺不因此而提出抗辩。在此情况下,依照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七十八条的规定,某银行有权自行决定实现担保物权的顺序,另一方不得提出抗辩,因此本案实现担保物权的顺序应由上诉人某银行自行确定。一审法院依照《担保法》规定判决保证人仅对于物的抵押即浦江县房地产价值的不足部分对第一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与《物权法》规定明显相悖,应予纠正。二审法院按照新法优于旧法原则采纳了某银行代理人的意见,支持了上诉人某银行的上诉理由。

综上,公司名称地址变更后,公司未及时向原所辖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变更,并在公司名称、地址变更后未向所在地的公安机关办理公章备案审批手续,公司继续使用原有的公司名称和公司法人公章对外进行经营活动,该民事行为应当认定有效。债权人依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主张实现担保债权的顺序的,应当从其约定。

打印】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4-2006) 版权归 浙江振进律师事务所 所有
HTTP://WWW.ZJZHENJIN.COM 请使用1024X768最佳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本站总浏览次数:1178196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