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某故意杀人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4年8月4日  您是本文第 1713 位浏览者

郑某故意杀人上诉案

——被告人具有酌情从轻情节,可以适用死刑缓期执行

 楼国刚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某。因故意杀人罪于2011年11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8日被逮捕。

辩护人:楼国刚,浙江振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某。因窝藏罪于2011年11月17日被取保候审。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郑某吴某(另案处理)曾在金东区厂打工,期间该厂拖欠郑某吴某工资。2001年3月18日傍晚,郑某吴某商量到该厂负责人即被害人施某处讨要工资,如果不给,就把人杀了。当晚九时许,郑某吴某携带两把刀,与郑某(已判刑)一起到岳山铸造厂。郑某吴某翻围墙进入厂区,撞门进入施某童某的房间后,郑某扑上前按住施某,持刀往施某头部、颈部乱刺。吴某骑在童某身上,用刀刺童某的脸和脖子。后郑某吴某的协助下用刀割施某颈部,又用刀割童某的颈部。随后二人在翻找财物后翻墙逃离现场。根据尸体检验报告:死者施某系因被人用锐器刺切左肩部等多处,切割颈部致血气胸,失血性休克死亡。死者童某系被人用锐器刺切身体多处,切割颈部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被告人刘某明知丈夫郑某是故意杀人的逃犯,仍出资为其购买“张自喜”的身份,帮助其逃匿。

2011年11月11日22时许,郑某刘某在山东省抓获归案。

2012年11月19日,刘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吴某

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郑某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刘某犯窝藏罪,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裁判要旨

1、被告人归案后供述同案犯行迹线索,属于同案犯应当供述的范围,侦查机关依据该线索成功抓获同案犯的,虽不构成重大立功,但可根据案情实际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2、在二审期间,被告人亲属积极代为赔偿,并取得被害人亲属谅解的,对被告人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案件索引

一审: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金刑一初字第6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21219日)

二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浙刑一终字第29号刑事判决书(2013625日)

审判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郑某伙同他人故意杀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郑某伙同他人故意杀人,系共同犯罪。本案虽因劳资纠纷引发,郑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和同案犯的罪行,但鉴于郑某伙同他人入户行凶,致二人死亡,犯罪手段极其恶劣,依法应予以严惩。郑某虽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有关同案犯吴某的一些信息,但凭该信息无法抓获吴某,故不能认定其有立功表现。郑某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原告人造成经济损失,应予赔偿,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遂判决:被告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刘某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被告人赔偿附带民事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80000元整,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郑某提起上诉称本案被害人拖欠工资在先,存在过错,同时上诉人在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行为并提供同案犯吴某现在的活动范围线索,公安机关凭借其提供的线索抓获吴某,构成重大立功。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二审辩护人提出:1、根据郑某吴某的供述,郑某在杀害施某的过程中,到已经掉了,且其并没有使用吴某携带的刀,原判决认定郑某用刀割童某的颈部证据不足。2、法医学报告认定致死工具系双刃锐器的说法不客观。3郑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吴某构成重大立功,依法可以减轻处罚。4郑某具有其他从轻情节:郑某不是有预谋的杀人,而是在大量饮酒后,在认识能力和控制力下降的情况下杀人;郑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诉罪行;本案起因是被害人欠薪引起的,被害人对案发有一定的责任;民事部分愿意积极赔偿。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二审期间,被告人刘某同意将其名下的位于山东省住宅区A8号楼3单元601室及7.5万元人民币赔偿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并和原告人达成赔偿协议。7.5万元人民币已汇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账户。原告人出具谅解书一份,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宽处罚。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郑某伙同他人,持刀捅死二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手段残忍,犯罪后果极为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刘某明知郑某故意杀人仍为郑某提供隐匿住所、财物,帮助逃匿,其行为构成窝藏罪。刘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有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可减轻处罚。郑某罪行严重,论罪应判死刑,但鉴于其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亲属积极代为赔偿,并取得被害人亲属谅解等因素,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请求从轻处罚的理由部分成立,予以采纳。遂判决:撤销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金刑一初字第6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郑某的量刑部分,维持判决的其余部分;被告人郑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脱政治权利终身。

评析:

本案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法院对被告人郑某死刑,剥脱政治权利终身的量刑,改为判决被告人郑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脱政治权利终身。主要基于以下考虑:

1被告人归案后供述同案犯行迹线索,属于同案犯应当供述的范围,侦查机关依据该线索成功抓获同案犯的,虽不构成重大立功,但可根据案情实际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依据辩护人在二审时提交的金华市公安局金东分局刑事侦查大队于201321日出具的《补充说明》证实,被告人郑某归案后提供同案犯吴某现在错号“拉登”和具体在青岛市浮山后劳务市场一带活动的情况,对公安机关抓获吴某起到重作用。被告人提供的线索虽然不能直接抓捕吴某,但是属于公安机关成功抓捕吴某的不可缺少的必要条件之一。因此被告人郑某的行为虽然不构成重大立功,但是可以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从轻处理。

2在二审期间,被告人亲属积极代为赔偿,并取得被害人亲属谅解的,对被告人可以酌情从轻处罚。20131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情况认定其悔罪表现,并在量刑时予以考虑。辩护人在接受委托后积极促成民事调解:(1)、辩护人接受委托之后,一方面了解到本案发生于2001318日,距离二审开庭时已经整整十二年多了,相对于案发时,原告人可能会更理性的解决民事赔偿问题;另一方面被告人及亲属也同意积极赔偿,并有意将其唯一财产山东即墨市的房产拿出来赔偿。于是辩护人开庭前联系原告人了解是否有民事调解意愿,原告人答复表示愿意调解。这样双方都有调解的可能和基础。(2)、2013514日二审开庭时,辩护人和法官都注意到坐在旁听席上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情绪平稳,调解意愿明确,请求法院对民事部分主持调解。(3)、201367日,经过辩护人多次调解,被告人亲属同意将其名下的位于山东省住宅区A8号楼3单元601室及7.5万元人民币赔偿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并和原告人达成赔偿协议。原告人出具谅解书一份,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宽处罚。二审法院收到辩护人提交的《调解协议书》、《谅解书》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对被告人量刑时酌情从轻处罚。

基于以上两点,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对被告人郑某死刑,剥脱政治权利终身的量刑,改为判决被告人郑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脱政治权利终身。 

打印】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4-2006) 版权归 浙江振进律师事务所 所有
HTTP://WWW.ZJZHENJIN.COM 请使用1024X768最佳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本站总浏览次数:1160203 人次